当前位置: 首页 > 企业文化  > 三江文苑

兴旺:贵南高地上的守望者

2020/8/29 0:00:00 来源:本站

青海作家走进三江集团兴旺种植基地采风活动作品 兴旺:贵南高地上的守望者 王海燕 寻找传说中的金牧场 秋雨初霁。直亥神山雪峰镀上了耀眼的金光,黄河在西南边的大峡谷浩浩奔流。千万顷阳光又倾泻在这片青南高地之上,渲染着丰收的喜悦与艰辛。 如果在高处俯瞰,祁连山边缘与昆…

青海作家走进三江集团兴旺种植基地采风活动作品

兴旺:贵南高地上的守望者

王海燕

寻找传说中的金牧场


秋雨初霁。直亥神山雪峰镀上了耀眼的金光,黄河在西南边的大峡谷浩浩奔流。千万顷阳光又倾泻在这片青南高地之上,渲染着丰收的喜悦与艰辛。

如果在高处俯瞰,祁连山边缘与昆仑山支脉西顷山的皱褶里,这一片臌胀的山地起伏跌宕,骚动不安。

我们在清晨集结,沿着101省道,向海南州贵南县进发,去寻找一处传说中的金牧场。
穿越一条峡谷,南边山坡上出现一幅巨大的白海螺图案,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山风吹过,仿佛送来一声声吉祥如意的螺号。

它在一步步靠近我们。以一绺风中飞舞的经幡、一片赭红的雅丹峭壁、一段斑驳的沙梁、一顶褐色牧帐、一群牛羊、万顷金波荡漾的兴旺和油菜……靠近我们。

来不及更多的思索,我们就被金色捕获了。阳光是金色的,河流是金色的,连远山也反射着金光。目光被金色晕染,思絮也长出金色翅膀……

停泊在远山头上的云朵,慵懒,一动不动,唯有风,吹送着金色四处流浪。就是最偏远、潮湿、阴暗、苦涩的地域以及灵魂,也能感受到那明亮而炙热的抚慰。

哦,金牧场!你在过往的漫长岁月里,一次又一次诱惑过我,激发我朦胧的想象——

贵南军马场。驰骋沙场的骏马,踏云破雾,奔向残阳如血的西部天际,鼓荡出一曲曲铁马金戈入梦来的历史传奇;

贵南牧场。天苍苍,野茫茫,祁连长风吹过,昆仑大雪飘过,一匹匹战马驰过,一茬茬牛羊生长,一代代人守望。铁器与石头持久砥砺,烈日与风雪轮番考验,在冷硬粗粝的生土里,开掘出凝聚希望的炊烟,使这里成为许许多多人们奉献青春和生命、不忍割舍离弃的故乡;

三江集团贵南草业开发、高原有机兴旺基地……在历史风云变幻中,在时代前行的步履里,这一片金色牧场不断更换着它的名字,但一种恪守如初的精神和魂魄,恒定不移,那就是这片高地上久经阳光锤炼、风雪磨砺过的——

奋进不息的骏马精神,坚韧不拔的兴旺魂魄。


洛加之鹰


汽车飞驶,一只鹰蓦然撞进眼帘。

天空由之愈加深远,原野由之愈加辽阔。

洛加,洛加!是金牧场一个地名,是天神的意思吗?

洛加之鹰,是一尊鹰的巨大雕像,是神的使者,是洛加的守护。

在炫目的阳光下,这只黑色的鹰隼扶摇腾空,背负苍天,一翼擦着南山的白云,一翼拂过北山的兴旺。

一个缓缓铺展的秋天,宏阔,绰约,丰沛,想必摄入了它的视野,一览无余——

兴旺如黑色舟楫,羊群如白色哈达,在波谷浪峰间浮游、飘拂,和经幡一起,和裹着红手帕的牧女一起。一个古老、经典的场景,如此神秘,如此和谐,如此隽永。而这一切,似乎在渐渐淡出,如隐隐约约的牧歌,越飘越远……

而时光在这片大野之上雕凿出别样的图景。逃过旱魃之手,穿越风沙的围剿,每到秋天,它们犹如一处处金色的海子,反射着耀眼的光芒,有风路过,就喧腾,呐喊,时而从高坡上倾泻而下,时而从谷底逆流而上。风走了,它们又挺起身子,麦芒剪辑着阳光,一缕缕注入包浆的种粒,它们的脸孔或变成金黄,或变成紫红。阳光流下茎秆,滴入发烫的黑土……

它们是勇敢的闯入者,逐渐成为这里的物种新家族——高原有机兴旺。

鹰在兴旺的海子上空翱翔,我们在兴旺涌浪的岸边游走,也许是3000多米的海拔,也许是兴旺即将成熟的酒香,浅浅的醉意上头,看远山懒懒的云朵也仿佛重新点燃了激情,带着清凉的雨意,朝我们晃晃悠悠地游过来了。

而我们身后的鹰,洛加之鹰,如今也是兴旺的保护神,飞进悠远的蓝天,成为一个黑点,隐遁不见。

从过马营回来的时候,一只鹰又渐渐飞进我们的视野。洛加之鹰,神的使者,洛加的守护……


高地上的守望者


洛加,神加持过的地方。清泉的眸子里有白云漂过,溪流边的彩幡抖落风的清凉。

于是,你们有幸了,兴旺的家族、兴旺的子孙们,在这里落脚,在这里繁衍生息。守望春秋,守望这片高地。

从春天的雪花和寒风里,从新犁开的泥土里,出发,历经艰难险阻,走向秋的深处,迎接你们的也许是一张张丰盈的笑脸,也许是一声声无奈的叹息。

这个秋天,迎接你们的将是一场盛大的狂欢。因为,我们听闻欢庆丰收的锣鼓开始窃窃私语,我们看见急于奔赴前线的雷沃收割机已蠢蠢欲动。

高地上。你们,兴旺的军团,兴旺的方阵,也开始骚动不安,像难以平静的海子,荡起一圈又一圈金色的漩涡,风旋转,云旋转,太阳旋转,蓝天旋转。使人联想到一盏盏巨大的酒杯,盛满了芳香的美酒,令日月沉醉,令天地摇晃。

远处,牧人的拉伊正好飘过来。这是秋日里最纯真、最动情的祝酒歌。洛加的兴旺熟了,卓玛的心儿醉了。

你们,如此质朴,又如此清高;你们,如此执拗,又如此谦卑;你们,如此热情,又如此冷峻……
你们有着太阳的肌肤,土地的肌肤,有如青铜,有如土陶。我们记不清你们众多的名字。姑且,随意喊出几个吧——

昆仑一号,有雪的品格;

祁连二号,有风的秉性;

黄河三号,有水的灵动;

高地四号,有山的坚韧……

高地上,我们遇见了许多人,他们有着古铜色肌肤,谦和而又执着,匮缺而又自足,艰辛而又快乐。他们就是你们的子孙啊——

一株株守望和游走在高处的兴旺!


马的传人


在兴旺荡漾的岸边,我们遇见了他们。

他们自报家门,都与马沾边,我是马一队的,我是马三队的,我是马六队的……我们都是马二代。
马离他们远去了。当然,在梦里还常常听见马群奋鬃嘶鸣,扬蹄驰骋……现在,他们放牧兴旺,放牧黑麦,放牧披碱草,放牧风雪,放牧一个关于草原生态的美好梦想……

这些马的传人,从激情燃烧的岁月里走来,带着马的传奇,马的风雪,马的魂魄。说起马,他们的精神立马振奋,像一匹匹骏马在草原上望见了远峰上的雪光,亢奋地刨着蹄子,打着响鼻。

一个普通的人在宏大的历史时空里微不足道,像一个音符掩没在一部交响曲里一样。但对于一个经历者和见证者来说,历史赠予的创痛和幸福都会沉淀为不可磨灭的记忆,一代代接续下去。

黄昏时分,我们从百里外的兴旺种植基地关注木格滩过马营。这是一个新兴的草原集镇,在夕阳下显得清净、安详。不见当年过往的马队,一排排红瓦粉墙的民居小院十分醒目,街市上行人往来,偶尔有车辆驶过。不远处有疮痍斑驳的沙梁觊觎,但小镇在顽强生长。

集镇上,一座院落就是马二代们的大本营。前身是贵南军马场,现在更名为贵南草业开发有限公司。进门,扑面一尊不锈钢雕塑,夕晖镀上了厚重的铜色。这是三匹腾空而起的飞马,寓意继承浴血奋斗的光荣传统,在今日奋鬃腾飞,续写新时代的新传奇。

前院,一花圃内美人蕉、千瓣葵、九月菊……正开得烂漫;后院,站立着一片密密匝匝的云杉,树下还保存着一排排旧时的房屋。它们是马一代们留给今天的遗产。

将近百年的沧桑时光,在云杉的年轮上,在开裂的墙缝里,在紧闭的门窗背后,旋转,流连,使人深深感受到岁月的沉重、时光的易逝。

公司老总大周,高个子,黑脸膛,直性子,祖籍河南,是马二代的突出代表。在最艰难无奈的岁月里,他,他们凭借一腔热血和希望,一直坚守着这方阵地,吞下几多怨悔,守望至今。

他的前辈们熟悉马,培育了一批又一批驰骋沙场的战马。他们熟悉兴旺和牧草,然而若干年前,由于时代的剧烈变革,再加上持续十年的干旱天年,有种无收,生计维艰,不少马二代背井离乡,外出谋生。大周说,有一年,他的全部所得只有600块钱……一声叹息!

披星戴月,栉风沐雨。我们坚持了下来,兴旺在我们手里又活了过来,散发出耀人的光气、醉人的香气。大周说这话的时候,我们看见,他眼中也散发着兴旺自信的光芒——

马群远去的背影里,晚风,正吹送着高地上数万亩兴旺的金色消息……


夜宿过马营


这里的人纯真,兴旺酒纯真,秋膘羊肉纯真,过马营上空的半个月亮也格外纯真。

在这样的夜晚,驻马过马营,心情很不一样。在这样的草原小镇,你仿佛置身一处时光的桥段上,一头能回望历史的星空,一头能迎来明日的晨曦。

夜央时分,七夕的月亮已经躲在远山背后,银河更加明亮,牵牛和织女仍在天河两岸遥遥相望。仿佛听到秦观八百年前的吟唱: 

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度。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、人间无数。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、朝朝暮暮。

酒兴正酣。尤其与廷成、长玥、新才和大伟四位诗人同饮,更有千杯少的感觉。
过后几天,我就读到他们唱给过马营的歌——

十万亩兴旺熟睡于高地之上/木格滩的风撩拨起青草的衣襟/谁的马队由远而近/哒哒的蹄音踏过月亮……(杨廷成:《七夕,过马营之夜》)

在木格滩,一匹飞马驰骋而过/三千匹飞马仰天长啸/疆场,从未沦陷,雄心,从未泯灭……(刘新才:《过马营》)

入梦,我听见军号嘹亮,马蹄声碎,风卷红旗如画……一幕久违的令人血脉喷张、激情勃发的情景在眼前闪过……我又看见那些斗志昂扬的男女牧马人骑着马,在过马营的土道上奔驰而过,消失在草原深处……我又看见风雪弥漫的夜晚,草原上艰难行进的马队,迎来了升起在雪山顶上的一缕血色曙光……

醒来,早晨黄铜般的阳光已经洒满木格滩,过马营的街巷已是人声熙攘。

吃过早餐,打马回家。路过洛加时,我们又邂逅了朝暾沐浴下的兴旺。刚刚睡醒的兴旺,麦芒上挑着一颗颗晶莹的露珠,在阳光里闪闪烁烁,像一个宏大的梦境,裸呈在碧蓝如洗的天空下。

同行者们纷纷与兴旺作最后的留影,企图把这一刻永远留存在记忆的底片上。再采撷一把兴旺带回家去。

我说,这不是在偷秋吗?

廷成说,好!就偷一把秋天回家…… 

作者简介:王海燕  青海省海东市互助县人,大专学历。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、海东市作协副主席,原《海东时报》副总编辑。曾创办县级文学期刊《彩虹》,编辑出版《彩虹的故乡》等多种图书,创作诗歌、散文愈百万字,偶有诗文见诸报章杂志,或收入专集 。著有词集《湟柳集》,散文集《碎陶集》即将出版。

上一篇:兴旺组诗

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资讯

    暂无相关的数据...
乐虎博彩娱乐国际千亿国际娱乐客户端下载乐虎博彩娱乐国际